世界记录遗产

训民正音

Hunminjeongeum

“训民正音”是“韩文”的旧称,训民正音解例本是记录韩文创制目的、制字原理和书写方法的解读书。其中蕴含着世宗大王为了创制使用方便的文字,让所有百姓都可以读书写字的深刻用意。该书于1443年由集贤殿的学者执笔完成,1446年在全国广泛发布了韩文。韩文的子音是根据发音器官的形状创造的,具有科学性与独创性的文字而受到高度评价。

朝鲜王朝实录

Joseon Wangjo Sillok; The Annals of the Joseon Dynasty (Designated 1997)

《朝鲜王朝实录》是将朝鲜王朝(1392~1910)的历代王在位期间发生的事情按照年代顺序进行记录的史书。这本书记录了朝鲜王朝历代王的历史与文化整体风貌、以及每日的记录,共含括了25代王在位的长达470多年的历史。

承政院日记

Seungjeongwon Ilgi 【 照片)文化财厅提供 】

承政院日记包涵了朝鲜的历史记录与国家机密。里面记录了王每天的工作、指示以及各部门报告、大臣奏章、天气情况等各种信息。对大小事件进行了详细记录的日记共有3000多卷,是研究朝鲜时代的珍贵史料。

佛祖直指心体要节(下卷)

Buljo Jikji Simche Yojeol (Vol. II) 【 照片)文化财厅提供 】

《佛祖直指心体要节》是由 清州兴德寺址(청주 흥덕사지) 于1377年采用金属活字制作的书。该书是高丽时代的僧侣白云和尚(1299~1374)从佛祖教诲中挑选好的章节重新编辑而成的佛书。它是现存世界最古老的可动式金属活字书之证据,展现了人类印刷术历史上非常重要的技术变化。而且是给东方印刷历史带来重大影响的记录遗产,其价值非常高。

朝鲜王朝仪轨

Uigwe

朝鲜王朝仪轨是将朝鲜时代王室的重大活动与国家建筑事业等以绘画与文字的形式进行记录的书。仪轨中详细记录了根据儒教传统举办的国王与王妃的婚礼、世子册封、国王行次、葬礼等活动,是以绘画为主的文书。因为是在举办国家活动的现场直接进行绘图和说明,所以在朝鲜王室活动之规模与华丽方面有极大的研究价值。

高丽大藏经板及诸经板

Tripitaka Koreana & Miscellaneous Buddhist Scriptures【照片)文化财厅提供】

高丽大藏经是刻有大藏经的约8万块木板,所以也被称为“八万大藏经”。高丽大藏经板是在得到高丽王朝的资助下展开的工程,诸经板得到海印寺(陕川)(해인사(협천))的资助而造。1098年到1958年之间共早了约5千多个木刻诸经板都保管在海印寺内。每块经板都是经过系统而详细的准备过程后用统一的字体刻制而成的。作为当代最先进印刷技术的案例,拥有极高的文化价值。

东医宝鉴

Donguibogam 【 照片)文化财厅提供 】

《东医宝鉴》根据东洋医学的理论及实践,对各种病因与处方进行了系统整理的医学综合书籍。此书是在王令下,通过诸多医学专家的讨论,最后由许浚主笔完成。它不仅在实际的患者治疗过程中记录下了医学信息,也将中国和韩国的诸多医学知识进行了整合。此外,为了使百姓们可以更加容易地阅读、了解并使用“防治为主”等相关知识,书中同时使用了汉字与韩语。

日省录

Ilseongnok

日省录是朝鲜时代的国王们在治理国家时写的对自身统制进行反省,并对日后治国反思的日记。其前身是朝鲜第22代王正祖(1752~1800)登上王位之前开始写的日记。正祖在登上王位后命奎章阁(朝鲜正祖时期设立的王室图书馆)写日记并接受审查,之后慢慢演变为国家的正式记录。这项工程并不是单纯记录,通过它我们可以了解到18~20世纪东西方政治、文化交流的详细说明与世界发展过程,从这点上看此记录对世界史也十分重要。

1980年人权记录遗产,5•18 光州民主化运动记录物

Human Rights Documentary Heritage 1980 Archives for the May 18th Democratic Uprising Against Military Regime in Gwangju

这是记录了从1980年5月18日至27日在韩国光州发生的5•18光州民主化运动相关的记录物。其内容包括了市民抗争与对加害者的处罚、补偿相关资料、照片、影像等各种内容及多种形态。

乱中日记:李舜臣将军的阵中日记

Nanjung Ilgi

乱中日记是韩国人尊敬的英雄——李舜臣将军在壬辰倭乱期间写的日记。从1592年1月壬辰倭乱爆发至1598年11月李舜臣将军在露梁海战中战死,几乎每天都被一一记录下来。记录战争期间军队将领身上发生的事情,这在世界史上较为罕见。特别是,乱中日记不仅对将军的个人想法、当时天气、战争地的地形、平民百姓的生活面貌等进行了详细记录,还记录有韩国人喜欢的诗歌,其文学价值也很高。

新村运动记录物

Archives of Saemaul Undong

新村运动是农民的热情参与与韩国政府的积极支援相结合的成功合作事例。“勤勉•自助•合作”精神在农村居民之间广泛传播,使曾经是世界最穷国家的韩国实现了快速经济增长与民主化。韩国人的这种精神与经验作为促进国民经济发展的成功案例受到了国际社会的关注。新村运动记录物中包括了1970~1979年期间韩国展开的新村运动相关的记录物,包括政府文件、村庄单位记录物、信件、新村运动教材、相关照片、影像资料等。

韩国的儒教册版

Confucian Printing Woodblocks in Korea 【 照片)文化财厅提供 】

韩国的儒教册版是朝鲜时代(1392~1910)的学者们为了印刷、发行书籍而制作的印刷板。它们是由305个家族捐赠的6万多块木刻板,里面包含了不同时代的文学、政治、经济、哲学等内容。这些印刷板由多个地区的知识分子们历经长久的岁月而完成,成为学问的传播媒介,使学者之间形成了集体智慧。同时它们展现了在制作书籍时进行讨论、决定以及分担费用的共同体出版形态在世界史上也很罕见。

KBS电视台特别节目《寻找离散家属》档案

Weaving of Mosi (Fine Ramie) in the Hansan Region (Designated 2011) 【 照片)文化财厅提供 】

记录了离散家庭的痛苦与重逢瞬间的KBS电视台特别节目《寻找离散家属》是利用电视媒体手段寻找离散家族的、世界上最长的节目。长达435小时45分钟的直播中,共介绍了5万多个离散家庭的故事,并使1万多个离散家庭得以重逢。KBS特别节目《寻找离散家属》档案包括KBS于1983年6月30日至11月14日的138天里直播的463个节目录影带以及制作人的工作笔记、离散家属填写的报名表、节目时间表、提示卡、纪念唱片、图片等资料。


朝鲜王室御宝及御册 (Royal Seal and Investiture Book Collection of the Joseon Dynasty, 2017)

RoyalBookCollection 【 提供 : 文化财厅 】

御宝是由金、银、玉制成的朝鲜王室的仪礼用图章。王与王后赐名或册封王妃、世子、世子嫔时制作。而御册就是记录世子、世子嫔册封或妃嫔职位下赐的一种证明文件。从国王手中领到御宝和御册之后,就证明是王权的正统继承人而得到认证。象征着王朝永久延续性的御宝及记录了王权正统的御册会跟随逝世的王族入土奉安,这里面包含着王室成员的正统性永远延续的深意。从这些层面来看,御宝和御册在保证朝鲜王室的政治稳固上起了很大作用。特别是御宝和御册上的文字、字体、材料、装饰都非常多样,可作为反映时代性的历史资料参考,研究价值非常高,并被收录在纪录遗产之列。

关于朝鲜通信使的相关纪录遗产 ——17世纪~19世纪韩日间的和平构建及文化交流史(Documents on Joseon Tongsinsa/Chosen Tsushinshi: The History of Peace Building and Cultural Exchanges between Korea and Japan from the 17th to 19th Century, 2017)

JoseonTongsinsa 【 提供 : 国立中央博物馆 】

关于朝鮮通信使的记录是指1607年到1811年间,受日本江户幕府之邀,先后12次由朝鲜向日本派遣的外交使节团的所有相关资料。这些材料现保管于韩国及日本两国。朝鲜通信使在16世纪末期日本丰臣秀吉侵略朝鲜以后,为恢复两国中断了的外交、建立和平体制做出了重大贡献。关于朝鲜通信使的记录是指外交记录、旅程记录、文化交流记录等所组成的综合财产。由于朝鲜通信使在两国间的往来交流,使得两国人民渐渐放下误会及憎恶,并取得了在外交、学术、艺术、产业、文化等诸多领域的成果。因此,此记录作为韩日两国间的历史,是重要的和平ㆍ知识遗产,在解决和平共处及尊重文明的人类共同课题上,拥有极高的价值。

国债报偿运动记录遗产 (Archives of the National Debt Redemption Movement, 2017)

NationalDebtRedemptionMovement 【 提供 : 文化财厅 】

韩国的国债报偿运动记录资料是指记录了韩国国民为了偿还国家所欠国债,于1907年至1910年之间发起的国债报偿运动的全部记录资料。活动当时,韩国的男性纷纷戒烟酒,女性则捐出戒指和簪子等首饰,就连妓女与乞丐、盗贼也都纷纷解囊捐助善款,约有25%以上的国民自发参与了此次活动。韩国人通过全国民式的捐款活动来共同偿还国家的外债,并以此来行驶一个国民应尽的义务。韩国的国债报偿运动通过英国媒体在韩国发行的英文报纸为西方世界所知,海外的留学生及侨胞也通过外国当地媒体将此运动传到海外。甚至在1907年荷兰海牙所举办的“第二届外国和平会议”上,韩国 的国债报偿运动被全世界所了解,刺激了负债累累的其它国 家。这之后,上世界90年代的1997年亚太经济危机发生,当时韩国国内再次发起被称为第二次国债报偿运动的“献金运动”。当时韩国面临国家破产危机的紧急情况,国民们再次掀起国债报偿运动式的国民运动。这种国债报偿运动精神是通过市民团结而共担债务者责任以求克服国难的人类普遍之精神,韩国的国债报偿运动记录遗产反应了在国难面前自发应对的“市民精神”,是极具历史价值的遗产。

更新日期: 2018.09.27